当前位置:基础部——部门动态

从《项羽本纪》看《史记》中的人物塑造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09-27

《史记》是西汉汉武帝时期司马迁忍辱负重,经过几十年的努力,写成的一部“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巨著。它展示了中华民族三千年的社会历史。《史记》的人物达四千多个,其中给人以深刻鲜明印象的就有一百多人。司马迁写《史记》首创了以“纪传”为体例的史学体裁,以人为中心来记载历史。《史记》全书一百三十篇,除十表、八书之外,其余一百一十二篇都是以历史人物为主要描写对象的,几乎每一篇都是具体生动的人物传记。《史记》中的人物塑造手法,多被我国后世的小说、散文、戏剧的创作所继承和发展,对我国小说、散文、戏剧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本文仅就《项羽本纪》中的人物塑造加以分析。

一、善于通过激烈的矛盾斗争刻画人物性格。《鸿门宴》中,从始至终充满矛盾,推波涌澜,扣人心弦。开头是黑云压城,杀机四伏,可是刘邦假意向项羽谢罪,紧张气氛骤趋缓和,待到项庄拔剑起舞,刀光剑影充盈宴厅,气氛又趋紧张;等到樊哙拥盾强行入军门,项羽按剑而跽,则把矛盾推向高潮。接着刘邦离席、逃跑,张良留谢,气氛逐渐缓和。作者正是在如此紧张急迫、剑拔弩张的斗争中,通过每个人物的语言、行动、神情等,鲜明而生动地刻画了两个政治集团里主要人物的不同性格。项羽一听说刘邦欲王关中,立刻怒不可遏;但第二天见到刘邦谢罪,却洋洋自得,并把曹无伤告密之事和盘托出;樊哙尖锐的指斥,竟未能引起他的反感;听说刘邦逃走,也仍处之泰然,这充分显示了项羽简单暴躁而又刚愎自用的性格。相反,刘邦听到项伯密报军情,马上研究对策,第二天亲赴鸿门假意屈从,听项羽说出曹无伤之后不动声色,樊哙闯宴后,趁气氛稍缓之机托词离席,命张良留谢,不辞而逃,后又断然诛曹无伤。这一系列言行,充分显示了刘邦机敏精细,能谋善断的性格。

二、通过个性化的细节描写来塑造人物形象。“立片言以居要,乃一篇之警策。”这是陆机在《文赋》里总结的写作经验。《项羽本纪》里,司马迁用了许多细节语言来刻划人物,这些语言很具有个性。例如项羽见到秦始皇南巡时脱口说出:“彼可取而代也。”在刘邦道歉时说“此沛公左司马曹无伤言之。”足见其粗豪率直的性格,而刘邦观秦始皇喟然太息说“嗟乎!大丈夫当如此也!”话说的委婉曲折,能控制自己的感情,写出他虽气象不凡,但宽宏而有大度的性格。范增在鸿门宴上召项庄舞剑刺沛公时说:“……不者,若属皆且为所虏。”后来当刘邦脱逃时又说:“夺项王天下者,必沛公也。吾属今为之虏矣!”表现了他老谋深算的性格。

三、用人物间的相互对比和映衬来突出人物性格。《项羽本纪》借助于这一手法的巧妙运用,使所写的历史人物,一个个栩栩如生,呼之欲出。例如在巨鹿之战中用诸侯军的“从壁上观”、“入辕门,无不膝行而前,莫敢仰视”来表现诸侯军的怯懦和项羽的英勇。垓下之围中用赤泉侯杨喜见项后“人马俱惊,辟易数里”来衬托项羽的勇武。而在鸿门宴中用刘邦的工于心计、范增的老谋深算来淋漓尽致显示项羽的志得意满、少谋寡断、妄自尊大的心理状态,成功地塑造了项羽这一历史人物。在项羽的自身个性对比上,司马迁也是用不同笔调加以渲染,时而言语呕呕,时而叱咤喑呜。垓下围中项羽所作的《垓下歌》,“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呜咽悲慨,凄凉动人,完全是项羽本人经历和他面对失败的心路写照,“英雄气短,儿女情深,千古有心人莫不下涕”,从中可以看出项羽在战场勇猛杀人如麻以外深情至切的另外一面。这种多面烘托,多维透视手法使得项羽这个人可谓霸者与情者形象具备,丰满多姿,这也是千百年来项羽受人关爱与敬仰的的原因之一。可以说,项羽是中国古代文学史中第一个有血有肉具备了多重性格的鲜明人物形象。

四、通过互见法以“不虚美,不隐恶”的求实态度刻画人物

按照《史记》体例,从《五帝本纪》到《孝武本纪》,这十二本纪记载对象多为帝王。项羽并没有完成帝业,但司马迁能够从历史客观实际出发,找准了在秦末汉初这阶段历史中,是项羽支配着当时的政权与时局,可见司马迁是正确地分析出了项羽的历史功绩与时代推进作用的,创作于汉王朝鼎盛时期的《史记》,并不受封建统治者“成王败寇”观点所局限,并不因项羽的失败而降低甚至否定其历史功绩,可以看出司马迁那种不以成败论英雄的观点。同时,司马迁在肯定并赞扬项羽在亡秦中地位与作用时,也辨证指斥了项羽妄图凭一己之私智和武力征服天下的错误,“自矜攻伐,奋其私智而不师古,谓霸王之业,欲以力征经营天下,五年卒亡其国。”另外,对项羽的自我开脱自以为是更是严加批判,对项羽“天亡我,非用兵之罪”的天命观,强力评曰“岂不谬哉”,指出其失败原因在人不在天,悲剧根源在于其自身的缺陷。司马迁是热爱项羽的,他被项羽短暂而不平凡的一生深深吸引,甚至不愿在《项羽本纪》中暴露这个已逝去的英雄太多的缺憾。在《史记》中,项羽的形象和有关人物事迹除了集中在《项羽本纪》外,其他人物传记中也多有涉及,从《高祖本纪》到《樊郦滕灌列传》,关涉篇章十余篇,这些篇章对《项羽本纪》中项羽形象加以补充完善丰满。这种旁见侧出的记叙方式,不仅加强了项羽这一人物的鲜活性,更使故事情节、人物个性特征逼真而又清晰。亡秦三年,楚汉争战四年,仅楚汉大战七十余次,小战四十余次,司马迁在《项羽本纪》中简单交代小战情况,而用力写了三次大的战况:巨鹿之战、鸿门宴、垓下之围,项羽一生成败变化与个性全随此三件事而出。

《史记》不但在史传文学发展史上,就是在中国文学史上,都堪称“是一部波澜壮阔,包罗万象、雄伟无比的史诗”。《史记》中一系列血肉丰满的人物形象,是与司马迁在人物形象塑造所创造的独具匠心的艺术手法分不开的。



基础部    刘丽君

责任编辑    褚昕远